"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   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阿桑《叶子》

朋友说:“我想去看油菜花,是我今年的梦想啊,可是blablabla…”

我说:“有些梦想,错过了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做了,也可能错过了以后就再也不会有兴趣做了;”

似乎,这样的劝说总是有效的。

过了一会儿,朋友告诉我,虽然去不了婺源,但定了去安徽的车票,安徽的石潭村也有油菜花~

第二天,朋友就出发去了油菜花之行。

周末,我开始学车了,一点点在把最初的说法实现。

对于清明,原本的计划早已失效,想起朋友提到的苏杭古镇中人少的那个甪直。告诉自己,如果订到了票,就去。

周一,不管是去程还是回程,合适时间的票都没有了。参照春节订票的经验,借用工具边工作边刷票,一个上午,刷到了来回的车票。

周二,下了班花了点时间挑宾馆。

周三,下班和同事吃饭,几位同事都在劝我不要去了,因为H7N9似乎在江浙一带形式比较严峻。

内心很感激,却依然固执的坚持要出行。

“ 萤火虫 萤火虫 慢慢飞

    我的心 我的心 还在追

    城市的灯光明灭闪耀

    还有谁会记得你燃烧光亮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伊能静《萤火虫》

    早上,准备出发;

    突然一个朋友发来了qq消息,顺口说了句我要去苏州。

    已经八九年没见的朋友说:“我们见一面吧。”

    有点惊讶,朋友在南京,了解了下南京到苏州只要一个半小时,约好在苏州见。

    再一次的短暂离开北京,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 路上,醒醒睡睡,看完《乔布斯传》剩余的部分,两点五十,朋友告诉我到了,三点多点,我到了。

   月台是这样子的。  

   苏州北站很荒凉,查了下地图,没有直达车,而朋友回去的车是苏州站,所以我们就坐公车先到苏州站。如果说苏州北站是普通的现代建筑,那苏州站则是有着古代韵味的建筑。

   苏州站对面是范仲淹的塑像,不管我是否能做到,是否认同,但能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总还是令人钦佩的。

   再往前,是一条河,河对面是城楼式的建筑。第一次见到火车站是这个样子的,江南江南。

  和朋友边走边聊,走到桥上,朋友说,这里可以拍一个。恩,是我喜欢的景色。

   路边的花儿也开了不少。

   经过苏州美术馆和文化馆,可惜已经快五点,所以下班了。  

  路过报恩寺,没有进去,仰头,拍了张塔。

  时间一点点过去,吃饭,返回苏州站。

  我开始向甪直进发,而朋友则等着返回南京。

  临分别前,朋友说,写游记吧,有些事情,该记下来,回忆是一笔财富,所以,有了这篇游记。

  第一次,因为没有零钱,司机免了我的票,但我坐反了方向。再然后,继续坐车,倒车,一个多小时后,终于出现在甪直。

  酒店很大气,第一印象很好。

  房间也很不错,一分价钱一分货,家具看起来是实木的,房间供应除了免费供应的四瓶矿泉水、茶包、咖啡外,居然还有一个苹果和一个橙子。而茶勺、餐刀至少在重量上用料十足。2.2米大床横着比竖着都要宽,我一个人怎么睡都不用担心掉床。

   房间有一本《恬醉甪直》,全彩,牛皮纸的感觉,风格和《丽江的柔软时光》很相似,让人有一读的欲望。

   放下背包,洗把脸,已然八点多钟,去看看夜晚的甪直。

   夜晚的甪直,最漂亮的应该还是古镇内的文化园。

   照片中的“水墨江南”,是原本想定的宾馆,可惜这几天被定完了。因为就在古镇内的文化园中,所有周边环境很棒,第二天经过时看了下环境,似乎房间里比较昏暗,所以没有那么遗憾了。

   灯光的点缀,水面的倒影,稀疏的游人,再配上柔和的风,禁不住感叹下好舒适。

   有些累了,先回去休息。

  “   笨小孩跟聪明的小孩有没有什么分别啊

        当然有分别了 聪明的小孩就叫Any嘛 笨小孩啊就叫Penddy嘛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刘德华 柯受良 吴宗宪《笨小孩》

标签: ,
If you're new here, you may want to subscribe to my RSS feed. Thanks for visiting!

3,877次阅读 | penddy on 2013-4-9 0:37 | File Under 生活 | 1 Comment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