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了一个星期的出租房,其实也才看了3套,重来北京后找过两次中介,结果都不甚令人满意,最终都是找到个人租的,所以这次干脆没找中介。

   第一个是紧邻13号线,6层中的第5层,房子相当的差,脏旧,洗手间掉皮,小两口转租,说原来租下2700,想3000转租两个月,然后跟房东谈,说行情估计在3200。

   第二个是在公司走路10分钟以内的地方,4000,国土资源局的某位看起来挺年轻的男士,自己买了个房子,月供七千多,这个房子之前租给了一个博士,博士交了2000订金,但后来要去无锡做项目待半年,所以重新出租。房子很不错,只是觉得贵了些,看完一小会儿,有人愿意在房东接受的季付、稍晚几天起付的条件下,主动愿意半年付、第二天起付。

  第三个是在公司走路2x分钟的地方,3500,房东是北大的某位职工,八几年房子,卧室和厅还比较干净,但洗手间和厨房就很一般了,电灯开关居然都是拉线的,没有冰箱但说可以配,没有空调说因为夏天不热,谈到3400,综合后考虑租这个,希望明天没有变化吧。

   现在的租处,除了离公司远些,其他都挺好的,地铁站是起点站,不怕挤。只是住了两年,每年都要涨400块,不能说房东的坏话,因为即使目前涨了的价格,和周边正在出租的相比也不高。

   从学校出来,已然十年还多了。

   第一年住在北科大附近的公司宿舍,两室住三位同事,公司出一部分,自己出一部分,还是高低床,出差时间比较多,年轻也不在意。

   然后就到了深圳,第一次住的是同学的同事转租的房子,好像是1100吧,属于政府的廉租屋,住了一年,二房东要收回自己住。

   网上找了个同小区的房子,个人的,价格只要700多,看了后发现是某个公司在这个小区租的房子,原价转租,这个价格很不错。唯一比较郁闷的是隔壁家的音箱比较好,有些时候震的厉害。

   租了一年还是两年后,这家公司不在这边租了,只好重新找,这个小区因为是廉租屋,所以一般只有某些公务员或者有人脉的才租的到,找了一个公务员转租的,记得是好像1400,结果住了一两个月,政府在打击转租,因此只好重新找地方。这个是找的中介,中介自己接了个私活,最后因为搬出来了,所以中介费退了一部分(记不清退了是多少)。

   然后搬去另外一个政府的廉租屋小区,同学的同事介绍的,1500,住了半年(似乎是这个,当时签的是半年),又有变化,只好重新找。当时这个小区对面住的人总是半夜搓麻,投诉了几次也不顶用。

    这次找了中介,在公司附近找的,一狠心租了个2室,3000,走路5分钟以内,还好深圳的中介费是半个月,房东和租客各承受一半,不像北京都是租客交一个月。房子很新,家具也很新,只是因为是3楼,所以有些楼下活动的声音略吵。

    住了一年,觉得房租承受起来有些心疼,又找中介找了一家离公司几站地铁的一个一室,好像是三十多平米,独立厨卫,住了应该有两年,最为不爽的是楼下有位大叔经常早上变锻炼身体边唱歌,两只蝴蝶什么的,唱的又难听,声音又大,说了几次完全没用。

    然后就到了北京,在人大的bbs上找到了现在的住处,住了两年,到了现在。

   这就是人生的构成啊,不想买房就这样把自己的几十年交出去,既然做了这样的选择,那就要接受目前这样的生活。

   只是有些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在一天天老去。

   (完)

If you're new here, you may want to subscribe to my RSS feed. Thanks for visiting!

46,212次阅读 | penddy on 2012-3-3 22:54 | File Under 生活 | 6 Comments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