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 我要稳稳的幸福 能用双手去碰触

   每次伸手入怀中 有你的温度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陈奕迅 《稳稳的幸福》

   第一次醒来,看了下手机,恩,还可以继续睡下。

   决定继续睡会儿,裤衩一声,这次,我成功了。

   再次醒来,八点多钟了。洗漱完毕,去吃早餐,自助早餐中规中矩,挑不出毛病。

   餐毕,酒店的小院子也别有一番风景,两重院落,有花有树,亭子流水,环廊草地。

   回到房间,泡一杯绿茶,电视调到MTV台,坐在舒适的椅子上,把腿放在椅子前的凳子上,拿起那边《恬静甪直》开始看起。

   差不多11点钟,看完了书,打算出门去逛古镇了。

   甪直的特产之一是酱菜和酱萝卜,可惜个人兴趣不大,因此没有试吃。还有一个特色是酱猪蹄和酱蹄膀,考虑到H7N9,这次也没有尝试,略有遗憾。

   典型的古镇水道,水质和丽江比起来还是差很远,泛绿的厉害,但也使得倒影更明显了。

  有水道就有桥,在游人密织的地方,几步就有一座,我完全数不清楚有多少桥。

  你以为你在拍风景,却不知道自己也成为别人镜头中风景的一部分。

  叶圣陶老先生的墓园就在古镇中,周边有千年银杏陪伴,游人亦轻声细语,想是怕惊扰了老先生的休息。

  边上就是先生的故居,有各种故物的收集和展示,可以见到先生在教育上做出的很多的努力。

   故居中,树正绿,花正艳。

" 这座城是片繁华沙漠  只适合盛开妖艳霓虹

  悲伤的人们满街游走 打听幸福的下落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郑中基 《别爱我》

习惯性的朝人少处走,斑驳红漆的门似乎在诉说着古镇的沧桑。

  换个角度,即使模糊中,总也会有一丝清晰。

  跨过喧嚣的游人,是一条条少有人走的小巷。

  有段路是中间凸起的,下雨的话,雨水可以从两侧流走,不影响走路。

  走啊走啊,走到了萧芳芳纪念馆,如果说到另一个身份,你可能会更容易对照起来。如果你还记得李连杰版的《方世玉》,那么你可能还记得里面的苗翠花,她就是萧芳芳。

  这张剧照,是否能勾起了一些回忆?

  这里的屋顶,没有天线。

  走下去,一条小巷,幽静,如果是晚上走来,可能还会觉得有点寒冷。

  缓缓流动的河水,似乎总让人忽略了其他的风景,我却想留下些什么。

  古镇内的文化园,似乎更精致,很和谐的画面。

  可惜厕所的环境很能反映管理。脏且不说,当我去男厕所时,许是女厕所坏了,居然是女性在用男厕所档,我只好落荒而逃去园内的另一个厕所了。

  我们一直走在这样的路上吧。

  挑了个人少的位置,重现昨夜的水道。

  我喜欢这样不屈的力量。

  当是为了不辜负清明时节雨纷纷的传统,天开始淅淅沥沥下起小雨了。

  虽然带了伞,仍然躲进茶馆,一杯清茶,一盘花生,整理下相片。

" 我们越来越爱回忆了  是不是因为不敢期待未来呢

  你说世界好像天天在倾塌着  只能弯腰低头把梦越做越小了 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周华健 《一起吃苦的幸福》

  休整完毕,继续未尽的旅程。

  中学课本里叶圣陶老先生的《多收了三五斗》中的万盛米行,就在甪直古镇。

  现如今,除了留作展览的农具,只剩下门口收费的工作人员和游客了。

  继续前行,看到一家的青团热腾腾的出炉,便跟老板商量说不要10块一份的,来半份就好,老板爽快答应,还告诉我他们在淘宝有店,想吃也可以在网上买。

   许是因为饿了,豆沙馅的糯米青团还挺好吃的。

   沿着河边走,见到了古镇上迄今为止见到的第一家慢递馆,寄了一张明信片给自己。。

   古镇行,基本至此结束。

" 站在名叫自由的地方  看着人们盲目的奔跑

  放着不知名的音乐   诡异的手舞足蹈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杨千墀 《跟谁都没有关系》

   吃饭,洗漱,看书。

   睡觉,醒来,吃饭,出发。

   归来。

(完)

标签:
If you're new here, you may want to subscribe to my RSS feed. Thanks for visiting!

3,709次阅读 | penddy on 2013-4-11 0:49 | File Under 生活 | 1 Comment -